来自 联系非凡 2018-10-11 16:58 的文章

阮经天:成长就是不谄媚

  能感受到阮经天的改变,他视作“更像自己一点”的那种改变。改变,因为越发清楚自己要什么,想说什么。就像阮经天聊起表演,立刻变得严肃。他说,如果你在片场见到我,会发现我一点也不好玩。这是一个演员对演员身份的尊重。

  黑色牛角昵大衣 彩色竖条纹毛衣和蓝色休闲裤 均为CK Calvin Klein

  采访安排在《一身孤注掷温柔》的拍摄间隙。角色和本人之间,阮经天切换自如。

  身在剧组近八十天里,阮经天的日常是这样的:拍完戏或开工前去健身房健身,保持身体状态;阅读剧本,及准备不完的工作,平均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

  阮经天多年来的愿望是放松,“但某些程度上,我没有放松的权利。这份工作我做了十七年,表演不是轻松的事,每天都在挑战。”

  我们对他人的感觉总是不真实的。这是阮经天说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或是,按照自己的想象来描绘明星。

  “我始终认为我是一个演员。当我认同自己是‘演员’的时候,它是一份职业,不是光鲜亮丽的,里面有很多需要我潜下心去体验的东西。”

  我们聊了一些表演一些戏,短暂的访问或许不足以容纳阮经天十七年来的全部体悟。

  “表演,它是我吃饭的饭碗。一聊到表演、角色和作品,我会认真而严肃地对待它,不可能用‘戏谑’的方式去聊,这是我对自己工作的尊重。”

  这就是为什么在电视节目上,阮经天拥有绝佳“综艺感”,可聊起他出演过的角色却无法轻松,“如果你在片场看到我,不会看到访问时那个好笑的我。”

  阮经天说他比我们以为的更传统。比如他不喜欢网络交流:“人与人聊天就该面对面,面对面才可以从对方的眼睛、声调中感受到情绪和心态的变化。人和人交往,不应该你发一条微信,我发一条微信,你点我朋友圈一个赞,我点你朋友圈一个赞——这不叫交往。”

  即便“更多人”在这样做,阮经天依旧,他毫不犹豫,用近乎强硬的语气道:“更多人是更多人,我就是我。”

  很多年前,大家用“叛逆死小孩”形容阮经天,但如今他偶尔会看着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演员时晃神:年轻真好。

  谁不曾年少轻狂过,谁又不是慢慢走向稳定。一切都是时间在他身上产生的作用。他想起了《军中乐园》中的一句台词,当年听的时候觉得是很美,慢慢觉察到这是经历过人生百态之后会发出的感慨:“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往哪边倒。年轻的时候我也以为我是风,直到最后我遍体鳞伤,老了以后才知道,其实,我们都只是草。”

  即便如此,他还是要保持那颗不服输的心,还有想那往前冲的劲头,拼命地去想证明自己,同时,越来越接纳自己所有的好或不好。

  Q:近两年,你重归了电视剧,包括《鬼吹灯》、《扶摇》,还有正在拍的《一生孤注掷温柔》。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吸引你回归了电视剧?

  A:记得在拍《军中乐园》的时候,我有机会和陈建斌老师合作,我清楚记得,那时候他对我说,你现在的年纪正好是演员很重要的阶段,我觉得电视剧最磨练演员的功夫,你应该多花一点在工作上、在电视剧上,多拍,多学习。这也是我会接《扶摇》的重要原因。

  Q:《扶摇》中你出演了一位帅气的太子,六年前的电影《血滴子》中,你扮相看起来不够帅气。你自己喜欢《扶摇》的古装扮相吗?

  A:我一直蛮喜欢古装的。有些角色适合“玉面书生”,有些角色适合“糙汉子”,演员忠于角色,而不是一味地想着把自己弄帅。我不在意表面上的那个帅,尤其是男人,应该因为他做了什么事,让人觉得帅,而不是扮相帅、长相帅——这没太大的意义。我演戏的时候,不是阮经天了,我是作品里的人物,要贴着角色,他应该是什么样我就什么样。现实中,我也不觉得世俗定义的“颜值”重要。我认为陈建斌非常帅,姜文非常帅,葛优非常帅,可你觉得那是通常意义的“帅哥”吗?但是身为男人,他们就真的很帅!

  A:每个人都会有吧,小时候看金庸小说啊,看《封神榜》啊,会有想象中角色的样子。我在眷村长大,放学回家后第一件事是去院子里玩,大家各自挑选喜欢的角色。那时流行《圣斗士星矢》,算另一个意义上的武侠,我每次都想扮“紫龙”,但总被分到“星矢”——星矢算是主角啦,但他比较弱,紫龙最帅啊,星矢每次都被打得最惨。

  Q:感觉那个年代男生常常一起打打闹闹,现在的孩子反而少了这样的集体游戏,都人手一台iPad。

  A:坦白说,每个世代有每个世代的成长环境,不可能要求他们和我们小时候一样。但我私心认为,多看小说多看书比只看画面更有想象力。我会对我弟弟说,希望他闲暇时间多看点书。人的想象力是没有限制的,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读《聊斋》的时候,你心中的宁采臣,和我心中的宁采臣是不一样的;读《三国》的时候,你的关羽和我的关羽,你的赵云和我的赵云也不一样,都根据个人的理解呈现出不同的样貌。

  A:最过瘾的地方是“有武功”!当你吊了威亚,做到自己想做的动作,那时候是很爽的。最痛苦的地方是古装的衣服,特别是穿水衣,因为要穿得挺拔,必须勒得很紧很紧。

  A:我年轻的时候基本不需要保持身材(笑),因为我喜欢运动,我的饮食也很健康,我不吃零食不喝饮料,我就喝水和牛奶,还有茶。但随着年纪一点点增长,必须保持状态,必须像那个角色——比如《扶摇》如果设定是一个臃肿太子,我会把自己吃得胖胖的,可剧本上不是这样写的啊,为角色,我只能去运动。拍完戏,我基本都会到健身房练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

  A:我喜欢去海里冲浪,我喜欢去赛车场赛车,我喜欢去球场打球,但我不喜欢抱着铁一直撸,因为不好玩。可是没办法,假使你是一个作家,就需要常常看书;你是一个拳击手,就需要常常练习;身为演员,你需要丰富内在,需要控制情绪,并时刻保持身体在最佳状态,这都是工作的一部分。

  A:对我来说,播出后会怎么样,不是我会在意的地方。我会试着让自己不在意。关键是演的当下,我是不是尽力了。

  Q:大家觉得你片中太会“撩”,比如“摸脸撩”。坊间对你的评价也是“会放电”“会撩”,你自我评价是什么样的呢?你觉得,自己最有魅力的部分是?

  A:我觉得自己最有魅力的时候是认真的时候——我认真想把车骑好,认真地想把戏演好。你说的“撩”,我觉得重要的是“真心”啊,真心喜欢这个人,喜欢对面的角色,我必须让她也喜欢我,有了这分真心,我就会撩。

  A:我生活中不太敢诶(笑)。因为戏里面有剧本,你会知道撩的后果,她不接受你你也会事先知道。但生活没有剧本,我会有一点不好意思。

  A:人给别人的感觉永远不是真实的。遇到喜欢的女生,我会摆臭脸,会讲不出话来。现实生活中,我真的没有很会撩。

  A:每个人每个阶段都有他应该做的事情,我年轻过,我也当过小鲜肉,我知道那个阶段拥有什么,优势在哪里;我也知道在我这个阶段,我失去了什么,我该努力的方向是什么。

  A:年轻,就是可以恣意妄为地浪费;慢慢走到35、36岁,最重要的是如何在行业内延续下去,脸会老去,但你经历的事情在累积,无论生活中的痛苦和快乐,戏中角色给你的感受,这些东西都会堆叠。

  A:我会把生活中的情绪一一记得。比如,我骑车摔断了骨头,我会记得躺在地板上的痛,没办法大声说话的样子。生命中发生的任何事,只要它是深刻的,你有认真体会过,就是不会忘的。

  A:生命本来就是残忍的啊。你的一生绝对不会缺乏快乐和痛苦,你会有极大的喜悦,也就会伴随极大的悲伤。就像前一阵子,我养了十八年的猫过世了,那非常痛苦,会忘记吗?不会的。当你遇到好角色,那分喜悦,你演了一场好戏,全身都起鸡皮疙瘩,那个感受,你会记得吧?

  A:我选剧本一直都蛮随意的。对我来说,有没有产生共鸣比较重要。表演,就像谈恋爱一样,你永远没办法预料到,自己会对什么样的人有感觉。读剧本,有时候会有画面,就像小时候看《三国》有画面,看《红楼梦》却没画面,那你就已经知道自己想看哪一个啦。选剧本不就该这样吗?

  Q:在徐克导演的《狄仁杰四大天王》中,你的戏份不算多;让我想到《刺客聂隐娘》中,你也出演戏份不多的角色。是不是现阶段很看重和徐克、侯孝贤这样的大导演合作呢,所以愿意接这样小一点角色呢?

  A:第一,我真的很喜欢这两位导演,不论他们给我什么样的角色,我都愿意接。第二,我不会以大小来形容一个角色,戏是大家一起演的,需要通力合作,不论我当男一,或不当男一,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

  A:这在我身上并不存在。在你们眼里,这是一个小角色,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无论篇幅长短,无论戏份多少。

  A:更多的时间里,我更像我自己一点。我知道我自己真的想要什么,知道自己真的想说什么。我不想再刻意地、伪装地迎合别人。我曾经希望每个人都快乐,每个人都好,但我发现这样很难。重要的是你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做善良的人就好了。

  A:保持自在的样子很重要,对人谦和有礼也是应该的,那是教养。不必刻意地去讨好,人要保持真诚。

  Q:从出道开始,对你的称赞总少不了“行走的荷尔蒙”,你喜欢这样的称呼吗?

  A:说真的,我没有太大感觉,谈不上不喜欢,也谈不上喜欢。我没法阻止别人怎么说我,这是我们的工作必须面对的,不可能一一去反驳,那样太累了,我觉得一个人只能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其他的无须太过在意了。

  Q:我们常说,男人长到一定年龄会“油腻”。如何保持“男孩气”?你一直保持了帅气、爱玩、阳光的状态。

  A:我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讲到中年男性如何保持年轻。就两个字,保持“善良”。前阵子有一位老先生走秀,很红,年纪一大把,蓄着大胡子,身材练得非常好。纵使他的年龄已经摆在那里,还能从他眼中看到闪闪发光的东西。人,觉得自己老去的时候,就真的老了。就像你问我是不是还叛逆,也许我本质上是叛逆的人,我还会和弟弟一起骑车,喜欢和年轻人竞争,觉得自己和他们没多大的不同。

  Q:很多演员随名气增长,包袱会越来越重,越来越拘谨。似乎你的态度一直保持轻松,采访也百无禁忌、兵来将挡。如何保持好心态?

  A:我觉得两个人对谈必须建立在互相尊重的状态下。在这个前提下,无论你真诚地问我任何问题,我都会回答你。你说的“包袱”,如果我心里有阴影的话,就会有“包袱”。我自认对得起曾经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份工作、对得起人生经历的每一个阶段,我没什么不能触碰的事啊。

  A:也许是觉得此生够了,这份工作够了,可以安心回归我的家庭了。但这一天还没到。我本身不喜欢出门,不喜欢离家很远,但工作没办法,必须离家很远,离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我牵挂的猫,但没办法啊。

  我们和“北漂”的人、在城市打工的人之间没有多大不同,一样要离乡背井工作,一样为了梦想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最终只是为了争取提早拥有“支配自己自由”的权利。什么是“支配自己自由”的权利?就是我可以随意选择退休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