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联系非凡 2018-09-28 11:18 的文章

于和伟:类型化角色里走出的“千面人

  于和伟能够把自身的魅力和性格细节实现在人物的营建之中,从而走向更扎实的演艺生涯。剧照分别为:《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左)、《一出好戏》(右上)、《下一站,别离》(右下)

  于和伟的表演之路走得并不易,有些类似美国演员伊斯特伍德——年轻时一直出演配角,人到中年演技才被重视,但成名后扮演的也多是一些偏重类型化的角色:伊斯特伍德是牛仔和侦探,于和伟是公安、警匪片中的警察等,但两位演员同样因为能够超出类型化的角色设定,把普通的人物演出个性来而出彩。于和伟能够把自身的魅力和性格细节实现在人物的营建之中,从而走向更扎实的演艺生涯,成为戏路极宽的千面人。

  演绎尽人皆知的刘备、曹操等历史人物,于和伟做到了既符合中国古典美学,同时突破传统的人物定位

  于和伟热爱三国故事,多次出演三国的角色:1999年在 《曹操》中扮演荀彧,2001年在 《卧龙小诸葛》中扮演鲁肃。2010年的历史剧 《三国》,于和伟扮演刘备,这是一个与之前的传统角色完全不同的刘皇叔,于和伟演出了刘备性格的复杂性: “得何足喜,失何足忧”的大伪似真。台词是一重,表情折射出的心态是另一重,于和伟在复杂性中赋予历史人物人情化的独特一面,这种出现在历史人物身上的个性色彩,诸如刘备的数次“萌”点是以前的同类角色所没有的,于和伟突破了符号化的角色的统一性,塑造出有富有性格和层次的人物,并将自身对人物的领会理解变成一种细腻的包容和表现力,呈现在角色的情绪和动作之中。

  去年的三国历史大剧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于和伟扮的曹操,同以往的角色相比, “进可金戈铁马,退可赋诗咏怀”,于和伟和扮演司马懿的吴秀波,两位当下中国影视圈的实力派男演员多次飙戏,可堪 《军师联盟》中最富张力的精彩段落。于和伟的表演长项之一在于其并非单一表现凸显个人演技,而是配戏亦出彩,“抬”高搭档,不仅他自己的角色分寸感服帖到位,但凡和他配戏的演员,都能在和他对戏的过程中尽显优势,这种功力体现的是对表演层次大局观念把握、演员个人耐性和情绪张力尺度的克制技巧。譬如 《军师联盟》中“鹰视狼顾”的重头戏:曹操扔棋子试探司马懿,引得司马懿露出了 “鹰视狼顾”之相,两人对视,在那一刹那,曹操眼神中流露出了极为复杂的情绪:好奇、期待,又有所思。然后曹操用大笑来掩饰和拧转这一刻两人对峙的紧张和濒临爆发的情绪,笑到一半,又突然停下来,继续若有所思地凝望。这场戏没什么台词,但非常好看,将两个优秀演员的优势都凸显了出来。

  演历史剧,面对尽人皆知的刘备、曹操等历史人物,于和伟演绎出了与前不同的性格层面和质地,且分寸感得当。在历史人物的呈现上,要获得完全新的良好认知并不易,其一要符合中国古典美学,另一方面要突破传统的人物定位,实现这些古典角色身上和当下观众产生共情的一面。这种把握只有对人物的认真钻研和努力突破才能获得。在扮演这些人物时,于和伟不仅外型样貌符合中国传统古典审美,更重要的是,他深度揣度这些人物的普遍人性,赋予他们与现代人情绪共通的表演呈现,使得这些人物不仅是传统故事里的元素,也成为了活生生的人。他不仅融入了那个时空,并在那个时空的金戈铁马,春花秋月中水到渠成,游刃有余。因为人情练达,性格丰富,从而让他扮演的这些古人们穿越时空,来到了当下,成为可亲近可了解的对象。

  细腻的表演功底,让他面对着表演方式和气质上迥然不同的女演员,都能够调动对方的优秀一面,与之完全合拍

  于和伟表演细腻,台词断句特别自然、生活化。这让他在爱情戏的演绎中,也颇有表现力。2014年 《下一站,婚姻》里的龚剑,一名离婚的退役军人、地产公司总裁,和一位单亲妈妈产生了感情,于和伟将一个中年人对情感的审慎持重,却又不由自主地为爱沦陷,甘心付出的过程表现得淋漓尽致。到了2018年的 《下一站,别离》,于和伟扮演了情路坎坷的单身男士秋阳,因为各种缘故与对方签订合约婚姻,从假结婚到真感情的漫长情感马拉松。于和伟擅长在爱情故事中营造事业权威、感情慢热型男人,用眼神、笑容以及各种身体语言来演绎人物的两面性,一方面是认真负责有担当的成熟男性角色,另一方面也逐渐为对方吸引而产生情感偏移。与此同时,他又在这种慢热的个性中再逐渐融入可爆发的一面。 《下一站,别离》中,秋阳发现找上门来的小女孩陶陶是自己亲生女儿,却被前妻隐瞒多年后,瞬间感情爆发,怒吼一声 “为什么”,而之前的秋阳一直是说话慢条斯理,很少有失控情绪。这一刻属于情绪的合理爆发,富有感染力。再下面一场戏,父女相认片段,他始终红着眼圈,并没有夸张的情绪,但真实的状态却有充分的渲染力。

  值得一提的是,于和伟在 《下一站,婚姻》中搭档刘涛, 《下一站,别离》中搭档李小冉——这是两个在表演方式、气质上都差异很大的女演员,她们和表演功力细致的于和伟搭档,都能非常好地表现出自身优秀的一面。在擅长调动对手戏的于和伟的配合下,刘涛演绎的隐忍女性和李小冉自我又善良女性定位都清晰呈现出来了。

  从出道到现在,于和伟的反面角色演了不少,担任多部影视剧的 “反角一号”:诸如 《历史的天空》中的万古碑, 《追击者》中的军统特务曹若飞,一个是把坏表露在脸上和语言里的人,一个是把坏藏在表面的温文尔雅中的人,坏怎么样表现出来,如何让坏人更有层次,如何用自己的坏托出主角的善良和正义,但又坏得有个性有张力又不脸谱化,于和伟做了不止一次,且都很成功。

  在 《一出好戏》里,于和伟实现了 “有意”和 “无意”行动的统一,以低调契合戏剧角色的功能,达成了前后不同情境的起承

  于和伟的表演里有一种特别的喜剧天赋,不是声形外化的夸张表现,也不是那种拿捏着放低自己得来的笑闹,而是一种不缓不急的幽默感,一种 “我就是我”的从容和随意。这种喜剧天赋,能够让他成功演绎重要的喜剧人物角色。在电视剧的节奏里,他的喜剧一面是随着人物性格的展开,时不时跳出来,给人物增加魅力和色彩;在喜剧电影中,这种对喜剧分寸感的把握,又给整部电影锦上添花。

  最近上映的黄渤导演处女作 《一出好戏》是一出 “权力的游戏”,以一个寓言体的故事为载体,在相对封闭的故事空间——海难后的一个偏远荒岛上,通过不同人物之间权力的博弈转换来展现人性。于和伟扮演的张总这个角色作为权力博弈的一方,和主角马进、导游小王等人形成了三足对峙局面。在荒岛落难前,张总是富人阶层,处于财力的顶端,但荒岛落难后,在体力的排序上落败,成为失权者。于和伟演绎出张总失势后的沮丧和不甘心,以及通过新的物质世界的建构——带领部分对小王不满的人抵达新空间,创造更好的生存条件来成功复原自己的权力世界。之后张总很快又失去了这种权力。最终在亲情的击溃下,作为一个父亲的他彻底投降和让位。

  张总是 《一出好戏》中重要反转戏的承担者,也是最终船舱生火的无意引燃者。这个角色重点在于 “有意”和“无意”行动的统一,需要低调契合戏剧角色的功能,达成前后不同情境的起承。于和伟完成了他的角色担当,且并没有把张总塑造成一个脸谱化的角色。这份担当已转化为对角色细节的表现:蹙眉的表情、重获权力点起雪茄时的气场、为获得女儿的视频虚弱的求饶和痛哭。不管是有意地夺权,还是无意地助燃,均到位。

  于和伟的演技,像是马拉松运动员身上的那种经过长久练习达成的忍耐力,经过长年的练习,突然间云淡风轻,举重若轻。属于他个性里的一种本真的状态带来的亲和力也像一点墨,点在白纸上,迅速渲染,成为黛墨青山,层峦叠嶂,一望而不知尽处。(崔辰 作者为导表演艺术研究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助理研究员)

  由庄文强执导,黄斌监制、周润发、郭富城、张静初等人主演的电影《无双》将于9月30日全国上映。近日,影片发布角色海报,周润发郭富城置身于漫天钱雨之中,一人持枪,一人把酒,一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大战一触即发。[详细]

  上一页下一页不可能任务小组开启行动好莱坞动作冒险巨制、经典特工系列新作《碟中谍6:全面瓦解》今日曝光“热血沸腾”版预告以及IMAX版海报。阿汤哥扒住直升机悬挂物阿汤哥徒手攀爬悬崖[详细]

  上一页下一页中国贵州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FAST全球首部“一带一路”纪录电影《共同命运》今日震撼首发国际版预告。投身电商行业的非洲小伙以马云为精神领袖西班牙造纸老人感受中国泾县的传统习俗[详细]

  彰显自信美与内在美的喜剧电影《超大号美人》,今日正式全国公映。不同于以往单纯靠改变外表,而实现的“丑小鸭变白天鹅”戏码,《超大号美人》中芮妮的外表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所谓的“变美”只是她因意外产生的错觉。[详细]